英院人在海外——曾睿佳

          暌违多时的“英院人在海外”满载干货归来啦!今天的主人公是英语学院2013级的学姐曾睿佳,她参加了大外的“2+2”项目,前两年在大外,后两年则留学英国,在布鲁奈尔大学学习。今年她的本科学业即将完成,但她选择继续读研深造,最近她已经成功拿到了在全球享有盛名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(LSE)Offer,值得一提的是,她的研究生专业是组织与社会心理学,跨专业申研的哟!让我们赶快来一睹这位美女学霸的风采,听听她在英国的留学见闻吧!

 1.jp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在布鲁奈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初来乍到:一定要推自己一把

  由于是2+2项目,所以曾睿佳是一个插班生,她表示刚开始看到别的同学早已打成一片的时候是会有点担心,就她一个亚洲学生,其他基本上是本地学生,怕不合群。但三节课过后,她发现这竟然成了最不必担心的问题。她说:“首先当然和同学们都很nice脱不开干系,其次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我积极地融入整个集体,主动找小伙伴唠嗑,很快地我就像他们的当中的老同学一样了。不过也还是要感谢学校组织的International Orientation Program,简单来说就是开学新生混脸熟大会哈哈哈哈,就是在这儿我认识了几个留学期间最要好的朋友。一定要推自己一把,让自己跳出舒适区,当时我的舒适区是亚洲的朋友圈,此外不要怕尴尬,因为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,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,也是留学所要教给我们重要的品质之一。”

学校里的那些事儿:最爱的是图书馆

  刷夜真的是一个全球现象,人生在世最怕的莫过于比你厉害的人比你还努力。

  Hilington Literary Festival是曾睿佳十分中意的一项活动,学校会请到各路大咖媒体人、写字者来做讲坛,曾睿佳认为通过聆听他们的讲座,感受他们的创作激情,可以激励自己。别看这些大牛们在台上风光无限,妙语连珠,其实在台下,在创作的时候,他们也是几经痛苦的挣扎,纠结于区区几个字的表达,不断打磨,方得始终,这一点深深触动了曾睿佳。

  提到图书馆,曾睿佳说“那里寄托着她最特别的情愫”。还记得那无数个和论文死磕的日夜,图书馆给予最无私温暖的怀抱,默默地成全一个个赖着不走的学子。曾睿佳说:“累了就趴下休息,饿了就嚼几口薯片,一篇又一篇万把字的论文也慢慢产出。”图书馆的确是一个神圣的地方,看似宁静安逸,实则暗流涌动,无数思维的交锋在此上演。

  谈到上课风格,曾睿佳认为大外和布鲁奈尔还是差别挺大的。曾睿佳说:“大外的presentation非常锻炼人,老师提问题,学生回答,布鲁奈尔恰好相反,是学生提问题,老师回答,或者老师干脆让出解释权,学生成了课堂的主人,老师扮演的只是引路人的角色。”形象地说,老师引导一个方向,引导一个主干,学生则让它伸出枝条,抽出嫩芽,最后长为一棵参天大树。

 2.jpg

和英国同班同学在图书馆自习

 

3.jpg

新闻写作课

4.jpg

Hilitington Literary Festival

 

我与文学: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

  曾睿佳说:“我爱Jane Austen,但我更爱Dickens,爱一种叫做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。”。他的作品不止一次提及维多利亚时期充斥着强权、压迫与不平等的劳资关系,岁月在变,话题永存,如何协调劳资关系仍值得当今时代思考。“组织与社会心理学就是研究这些问题的,我选择深入研究它是希望探索达成和谐劳资关系的科学途径,不想让历史重演。” 这是最坏的时代,矛盾冲突在世界各处不断上演,同时,那些寻求问题解决之道的有识之士也频频涌现,因此,这又是最好的时代!

  阅读大量的文学著作,曾睿佳发现自己看人性的层次更广更深了,愤青的棱角被磨得没那么锋利分明了,心态更加理性包容,也为后来钻研组织与社会心理学扫除了许多障碍。

5.jpg

布鲁奈尔的传统,提交毕业论文之前和创始人布鲁奈尔校长的雕塑合影留念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申研LSE!!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6.jpg 

英语,不是不爱啊

  “真的,不是我不爱英语才跨专业,反倒是我对它爱得深沉,我已经在英语文学、英语写作上耗了四年时光,实在不想继续把它的用途继续局限在一个点,我想以它为载体去学习另外一个学科,挖掘自己潜能,再看看英语和全新的学科碰撞会绽放出怎样的火花,所以我选择同样为基础学科的心理学。”曾睿佳说道。

  她深谙语言这种东西是需要用一生的时光去学习的,就像一个无底洞,无法一眼望穿的,图仅凭一时之功就彻底解决它纯粹是痴人说梦。

 

关于申研的微小经验

  “首先,肯定是追随本心的召唤。”很多小伙伴听说曾睿佳要申研都惊呆了!他们几乎都下了同样的判决书:学语言的要转到这种偏理的学科很难的。曾睿佳当然没有就此随波逐流。你知道吗,当时提交申请后,她足足等了四个月才等来了Offer,等到整个世界好像都暗下来了,好像真的要服从别人口中的命运了。在这场跋涉中,曾睿佳的爸爸妈妈从无干涉女儿的梦想,任其自由翱翔,这才是明智父母的态度。感谢他们!

  “其次是兼顾实习和成绩。多找和本专业相关的实习,然后很关键的一点,把成绩搞好,特别是英国的学校,他们都很看重GPA的。一般的顺序应该是,GPA(大外平均分),实习经历,Personal Statement(我在大外参加的许多活动帮了很大的忙)。”

  “最后,学校所在的城市也是考量的因素。Brunel在伦敦,LSE也在伦敦,伦敦的魅力真的无法抗拒,大城市真的可以给你提供许多资源和机会,尽管物价贵了点……”

 

LSE简介(From Baidu Baike

7.jpg

 

  请拿稳手机,咪上眼睛,条件允许的话,把墨镜带上……

 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(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),简称LSE。创立于1895年,为伦敦大学联盟成员,与牛津大学、剑桥大学、伦敦大学学院、帝国理工学院并称“G5超级精英大学”,也是英国金三角名校和罗素大学集团成员。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是一所专注于社会科学领域的世界顶尖学校,是经济金融领域的全球先驱。在20132017年的QS世界大学排名中,LSE在社会科学及管理学领域的排名上已连续五年荣登世界第二,仅次于哈佛大学。在近6年(2011-2016)上海交大世界大学学术排名(ARWU)的社科领域中,LSE均居欧洲第一位。在最新由英国官方每7年发布一次的大学科研水平排名(REF)中,LSE拥有英国最高比例的世界顶尖研究,高于牛津剑桥。在所有的欧洲大学中,LSE培养了最多的亿万富翁。

  知名校友:索罗斯、李光耀、肯尼迪、哈耶克、哈曼丹、阿米迪欧

  校训:RERUM COGNOSCERE CAUSAS(了解万物发生之缘由)

  主要奖项:18个诺贝尔奖

 

  视频中提到了culture shock,曾睿佳坦言一般人感受不到shock,因为伦敦早已习惯作为一个Melting Pot,当地人对文化差异是非常之包容。

  还有小伙伴问道英国人真的“Reserved”吗?曾睿佳解释道:“与其说‘Reserved’,倒不如说他们是‘Polite’,‘Privacy’至上,初次见面,平心而论,远不如美国人那么热情,第一印象是拘谨,但混熟了之后,一洗初见时的内敛,十分能唠,但注重个人隐私的习惯仍然不变。”

  伦敦有一个Chinatown,也藏着曾睿佳个人的特殊情结。在英国,离家万里,故人也只能在音信里寻觅了,还是带有点小伤感的,曾睿佳说:“每当论文写到卡壳的时候,或者自己把一顿饭烧砸的时候,乡愁那个翻滚啊!好在,有中国城,去散散步,吃吃饭,整个人又鸡血满满,原地复活了!”谈到中国,谈到大外,曾睿佳非常感谢刘风光老师,黄滔老师以及大一大二教过她的所有老师,“能够在大外读书真的是幸福且幸运的”。

8.jpg 

和舍友去中国城

9.jpg 

英式早茶

 

  不经意间,本期的“英院人在海外”已近尾声,小编的脖子十分酸痛,其中排版打字做推文仅贡献了一成,剩下的九成都被长时间的仰望承包了,全程仰望,静静羡慕,默默地一口口咽着唾沫,噫吁嚱,相形见绌,好像过去的十八年白活了,捂脸……又仰头,又咽唾沫,那种感觉相信小伙伴是明白的,着实难受,还是正视前方自然下咽舒服;天上有偶像,前方有梦想,一个劲的发呆观望多没意思,还是脚踏实地,诚心追梦实在。听,马儿已嘶鸣欲奔,握好缰绳后,还等什么呢?加油吧!愿十年后的自己会感谢今天的自己。